瓷都德化报

2024年05月20星期一
刊号:CN-35(Q)第0101号
放大 缩小 默认

路上的恐慌

新闻作者:郑桂云  发布时间:2024-05-20  查看次数:429次  

当了母亲后,你会发现,有时候保持稳定的情绪是多么难。

五一假期过后第一天,起了个早,好不容易把孩子们一个个送去学校,想着今天没课,心头一喜,得好好补个回笼觉。

可刚躺下没一会儿,手机“嘟嘟——”响起,乍一看,是儿子语文老师发布消息,原来是叫几个没完成作业的同学下午放学去学校。

请家长?这也太丢脸了!怎么也不可能轮到我家娃!我孩子虽然学习不算特别优异,从一年级到现在,作业都是认认真真完成,语文可是他的拿手科目,作文也是屡次拿奖。想到这里,我打算关掉手机,好好休息。可余光一瞥,发现我居然被老师单独提醒,补充说:没办法去学校,十一点前必须电话告知。

天啊,怎么可能!我顿觉五雷轰顶,仿佛被批评的不是我孩子,是我自己。

我是老师,老师还要被老师请家长了,这得多丢人!孩子都送去晚托,不可能没写作业吧!我是不是看错了,简直不可思议……

我又把手机捧到跟前,揉揉眼睛,定睛一看,没错,还真的有我家孩子名字!我还真的是被老师单独@了!

倏地,我觉得窗外灿烂晴空似乎漂浮过乌云,一朵,两朵,黑压压的,降临在我头上。鸟鸣声聒噪不已,有点烦人。

我顿时睡意全无,“腾”的一下起身,在房间里来回踱步,思前想后,要不要去学校?还是以上课为借口,逃过一劫?我甚至想到娃儿回家后如何训斥他一顿……

从没被请过家长的我,心里也开始惴惴不安,像极了儿时老师开公开课时,我战战兢兢站起来,却大半天落不下去,紧张不安如影随形。

我也不知,我内心野草般疯狂滋长的焦虑究竟来自哪里?

貌似当了母亲后,我的焦虑变得毫无厘头:老大一度数学落后,被老师电话告知,我焦虑;老二忘了带书回来,没写作业,我焦虑;老三大半夜不睡觉,吵吵嚷嚷,我焦虑;孩子们在家进行“电视争夺战”“零食争夺战”,鸡犬不宁,我焦虑……孩子们本来是上帝送给我的可爱小天使,可很多时候,却成了我甜蜜的小负担。很多时候,上了一天的班,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,看着做不完的家务,教不完的作业,而他们一如既往地“大闹天宫”……我有一种无力感,也有一种无法言说的疲惫,如同冬夜里吹来的一阵凉风,钻入骨髓,透彻心凉。

也许,是我的期望过高?也许,是我的虚荣心在作祟?也许,是我的偏执和傲慢?也许,是因为我是一名老师,我觉得我的孩子不该不优秀……

“谁言寸草心,报得三春晖。”天底下,没有不爱自己孩子的母亲,没有哪个母亲不希望自己孩子鹤立鸡群,成为人中龙凤,似乎自己也沾着孩子的光,享受着无上荣耀。可到哪去找十全十美的孩子,就像没有十全十美的母亲一样。我们又何苦容不下孩子的平庸和过错?试问,哪个孩子不是在不断犯错中,一步步成长起来的。是我们太焦虑了。爱孩子,不应该无条件爱着他的一切吗?他的平凡,他的错误,他的微笑,也包括他的眼泪……

想到这里,我毫不犹豫拨通了孩子老师的电话,等孩子回来,我还要给他一个爱的拥抱,告诉他,孩子,没事,下次我们改就好了!

教育路上,谁都会遭遇恐慌,为人父母,还是要学会修心,努力和内心那个固执倔强的自己握手言和!


放大 缩小 默认
关于我们 | 网站地图 | 联系我们 | 广告服务 | 在线投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