瓷都德化报

2024年05月20星期一
刊号:CN-35(Q)第0101号
放大 缩小 默认

和妈妈一起听雨

新闻作者:德化第一中学 黄祖贤  发布时间:2024-05-20  查看次数:460次  

那是一个冬夜,我因一场考试而崩溃。

惊醒……凌晨两点,难掩的慌张……逼迫自己镇定镇定再镇定,无果。开灯,睁眼,烦躁地抓起提纲。水解方程式爬虫似的占领我的脑袋,不会做的题朝着沉重的头猛烈地撞击……

焦虑,敏感,十七八岁被催促着成长的女孩总有郁结的心病。我像一只没学会飞行到处受伤的小鸟,去找妈妈。

她的态度非常爽快:“睡不着,我们就不睡了,妈妈陪你!”回到我的房间,她先是给我按摩,从腰到背,我的神经一点点舒缓起来,泪腺也终于开始运转——它大概也紧张得忘记怎么释放眼泪了。

我和妈妈说,重点班人人都厉害,而我作业写不完,考试考不好。她劝我离开这个名义上的火箭班,去下一级的重点班,接受平庸的自己,做快乐的自己,爸爸妈妈最大的期望是我平平安安,快快乐乐地长大。我结结巴巴地吐露一棵小树对高处的渴望——那里的风景呀,阳光呀,连风也是明媚的吧——可是我忍痛咬牙了这么久,一点也没有长啊。

黑夜里,她用那双据说长得和我很像的眼睛找寻我的眼睛,仿佛在说:我们慢慢来,一点也不着急。

妈妈是幼儿园老师,她用安慰小朋友的方式温柔而有节奏地拍着我的背:“阿宝不哭,不哭不哭。”然后她又突然意识到眼前这个哭哭啼啼的小女孩已经是个高中生了,于是她又说:“哭吧,宝贝,大声地哭出来。”

我们俩就在床上,我躺着哭,她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。

此时窗外噼里啪啦地下起了大雨,一点一点渲染着青春伤痛的意味。她牵住我的手:“你看啊,现在只有我们两个,我们一起听雨声,这是多么幸福啊。”我没应话,揣摩起这雨声——轻重缓急,一点一滴都下得掷地有声、有条不紊。

她又说起我的小时候。下雨时,她就把几个月大的我背在胸前,撑一把伞,在溪边散步。妈妈时常和我聊天,雨声很大,盖过她的声音,但是“我知道你一定听得到”,她带着笑,笃定地说。还有一次,妈妈载我回家。雨下得特别大,如同溪流的雨水都要将摩托车浮起。技术不佳的妈妈十分害怕,但是当我站在车前,紧紧地用双手环住她的腰时,她便一点也不害怕了。于是我们母女两人,在响彻整座小县城的雷声雨声中,完成了一次伟大的冒险。

雨渐渐小了,懒懒散散地敲打着防盗网。困意啃噬着我的神经,我估摸着还有两个小时可以睡觉。

第二天,天空十分阴暗,天气也出奇得冷,我努力支撑着眼皮,和妈妈道别,她疲惫但每条皱纹都装作自在。那天,我考了有史以来最差的化学成绩。然而,我心里的天空却一点一点明亮起来。

十几岁的小孩呀,不要着急老长不大,努力没有结果的日子,便是在生根!

我不会忘记和妈妈说起的成长的痛,还有和妈妈一起听过的雨声。在我,那是治愈伤痛的良方。


放大 缩小 默认
关于我们 | 网站地图 | 联系我们 | 广告服务 | 在线投稿